浅析当前国有商业银行存在的主要问题
农行湖南永州分行党委办 雷振华
2019年12月16日 14:45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在金融改革日益深入的今天,作为经营货币的特殊企业银行业而言,如何正确认识自身存在的问题显得尤为重要。为此,笔者深入湖南永州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工、农、中、建)等多家金融机构调研发现,当前国有商业银行总体发展态势良好,风险控制和内部管理能够较好地适应改革的需要。

  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发展步伐加快、发展趋势向好的当下,由于各家银行的发展模式与改革机制各自为政,引发的发展与改革后果亦差别较大。目前,建行因实施的全行全员绩效考评与用人机制较为先进,且有别于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考评与用人模式,在社会上得到的认可度较高。而,其他三家国有商业银行停留在“老大哥”的旧影像形象依然居多,行政化色彩式金融服务不可小觑。总的来看,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均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一、离国家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的战略金融布局与改革要求相差甚远,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片面以“利润为中心”的内在化“小九九”追求式服务仍摆在首位,为追求中间业务收入和考核绩效派生出的“创收密道”几乎渗透到所有领域。

  以湖南永州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例,在中央和上级行一再要求加大对小微和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尤其是要求在普惠金融上切实提供多样化、便捷化服务,确保全市小微和民营企业享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但实际上能够得到扶持的企业还不到四分之一,且全市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与贵的现状没有得到有效改观。比如,当地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完成创收任务会想方设法从企业身上寻找“利润增长点”,会通过营销纪念钞、纪念邮票、珍藏画卷、贵金属等各种方式,来获得可观的中间业务收入,达到变相地赢得利润目的,导致企业负担隐形加重则是不争的事实。

  二、内部管理体制行政化色彩依然浓厚,纯形式化、纯花瓶化、纯会议化的“应景式”管理大有市场,寄生于党政机关管理模式的管理依旧占主导地位。

  以湖南永州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的某一家市级分行为例,仅参加上级行会议一项几乎占据了市分行行领导日常工作的三分之一以上,若考虑本级行召开的会议及出席下级行的会议,则会议时间至少占据日常工作的二分之一或以上。还有不可忽视的是,职别化差距带来的员工收入价差无法做到合理与公正,价值创造的真正贡献者——基层员工获得价值回报的概率依旧处于最底层。此外,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唯上为大”的“纯官管理”,令下级行不得不听、不得不从,由此引发的集中采购、指定固定资产改造等诸多领域存在问题触目惊心。比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的一些行要求下级行采购办公及日常用品必须在总行指定的采购网站采购方可列支,从湖南永州市县区多家基层支行反馈的信息来看,这些在指定网站采购的物品价格不少高出淘宝等网站同类价格的20%—30%以上,甚至少数物品价格高出50%以上,其个中缘由可想而知。

  三、基于风险防控的内部控制机制流于形式、流于流程、流于松软的现象较为突出,员工行为管理“纸上谈兵”仍在演绎,员工行为失范催生的内生性风险隐患涉及范围广。

  以湖南永州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例,其中市县两级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融资与非法集资屡禁不止,员工违法违规违纪行为时有发生,管理层除了疲于应对之外毫无他法,管理层对内部员工无法做到心中有数,引发的潜在风险隐患令人防不胜防。比如,湖南永州市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的某市级分行,仅2018年以来,发生的副科级以上高管人员参与社会非法融资、利用职权违法违规借用客户资金、道德底线缺失带来的违法事件等人员多达4名,且金额高达数千万元。同时,支行中层干部及员工利用信用卡非法套现、控制与使用客户账户、进行虚假贷款、非法参与民间融资等多达10人,涉及金额高达数千万元。特别让人不解的是,这些行为不良员工中已有不少人员直接涉及违法,但市级分行管理层面顾忌社会形象和自身利益,“护犊子”思想根深蒂固,均未对违法员工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编辑:高峰】